诸城市英丰机械配件有限公司
/
/
-
青岛保障房申购将由摇号改为打分

青岛保障房申购将由摇号改为打分

2012-06-01 10:38

青岛保障房申购将由摇号改为打分


        昨日,青岛市国土资源和房屋管理局就现行的经济适用住房和限价商品住房轮候排序规则进行调整举行听证会,代表应到10人,实到8人,8人分别谈了自己的看法,其中7人支持综合打分法,1人支持电脑摇号法。青岛市住房保障中心负责人就代表们关心的各项分值分配的公正性、残疾人是否应加分、外地来青工作的人员如何进入保障房序列等问题进行了详细答复,并表示将充分汲取各位代表的意见或建议,进一步修改并完善排序规则,最终是否采用及具体计分方式需报市政府研究决定,然后再对外发布。
        昨日下午2时许,听证会在青岛市住房保障中心会议室正式举行,主持人介绍道,本次听证会应到听证代表10人,实到8人,他们分别是孙红铁、孙静芳、朱磊、曲永亮、黄玉芹、张英、赵秋菊、韩春田,本报记者孙静芳作为唯一来自媒体的听证会代表与会并发言。本次听证会还特邀市人大代表麻海东、市政协委员葛湄菲、杨钧宝与会。市政府法制办派员列席。另外还有部分热心市民以及来自新闻媒体的记者旁听。
        背景介绍 申购规则调整确有必要
        市住房保障中心总工程师徐志勇就调整我市经济适用住房、限价商品住房轮候规则的背景、调研过程和主要内容做了详细介绍。
        自2005年开始,我市对经济适用住房和限价商品住房销售实行公开摇号制度,确定选房顺序。销售过程严格规范,体现了公开、公平、公正的原则,得到上级部门、社会各界及申购群众的认可。但近几年来,随着我市住房保障覆盖面逐步扩大,申请家庭之间的差异性越来越大,仅依靠住房面积困难程度排序的轮候方式已无法准确体现申请家庭的应保障程度。部分市民通过行风在线、网络问政、政府信箱、热线电话等途径,要求对现行轮候规则进行调整,真正体现困难优先,实行按申请家庭住房、收入、年龄、家庭结构等因素综合打分排序。从摇号和打分两种轮候方式的优缺点看,摇号方式人为因素参与环节少,透明度高,操作简单,但难以综合反映申请家庭的应保障程度;而打分方式需对申请家庭的多项基本情况进行准确量化,给资格审核工作提出了更高的要求,且人为因素参与环节增多,加大了管理难度。 新规借鉴外地先进经验
        “2011年8月,我局先后赴上海、厦门、广州、重庆进行调研,借鉴外地先进经验拟定了《经济适用住房和限价商品住房轮候排序计分规则》(征求意见稿),新规则制定过程中,我局多次征集市民代表、社区、街道、基层住房保障工作人员,部分人大代表、政协委员意见,不断修改完善。通过网络、信件等方式收到市民各类反馈意见239条。从总体评价看,超过95%的市民给予了积极的评价和建议。在反馈意见中,完全赞成调整规则的35条,占14.64%;赞成且对具体条款提出修改意见的194条,占81.17%;反对调整规则的意见10条,占4.18%。我局将根据征求意见情况,再次对《规则》进行修改完善。”徐志勇说。
        规则调整主要内容
        徐志勇说,征求意见稿中计分规则中的分值分为基本分和附加分。
        基本分包含申请家庭的住房面积状况、夫妻双方平均年龄状况、人口状况及收入状况四项,分值合计100分。其中:
        1、住房面积状况,最高35分。主要因为,住房保障制度建立的根本目的是解决中低收入家庭的住房困难,住房困难程度应该是首选的要素。
        计算公式:经济适用住房:(1-家庭人均住房建筑面积/13)×35;限价商品住房:(1-家庭人均住房建筑面积/20)×35。
        该条款中的“13”为本规划期内经济适用住房申请家庭的人均住房建筑面积上限,“20”为本规划期内限价商品住房申请家庭的人均住房建筑面积上限。
        2、夫妻双方平均年龄状况,分值最高35分。年龄因素是同样需重点考虑的因素。一方面,年龄因素能够在一定程度上体现出对青岛老市民的倾斜;另一方面,一般来看,老年市民的生活改善能力弱于年轻市民。
        计算公式:(申请家庭夫妻双方平均年龄/80)×35。
        申请家庭夫妻双方平均年龄80(含)以上为最大分值,计为35分。单身申请人年龄作为平均年龄带入上述公式计算,平均年龄计算到“日”,计算截止日为销售公告中公布的轮候排序计分日。
        3、申请家庭人口状况,分值最高20分。“对申请家庭人口状况,我们考虑两项因素。一是申请家庭人口数量。申请家庭人口数量的多寡反映了申请家庭的应保障程度,在计分时应进行相应区分。二是家庭成员之间是否为同代人。成员为两代人的申请家庭相比成员为一代人的申请家庭,从改善生活环境来看,更加急需解决其住房困难。”徐志勇说。按申请家庭人口数量计分,家庭人口为一人的计5分;两人户家庭中,家庭成员为同一代的计10分,家庭成员共为两代的计15分;三人及以上的计20分。 4、家庭收入状况,分值最高10分。申请家庭收入状况的分值设定较低,区分两档计分 (分别为10分和7分),且两档之间的分值差距不大。“主要因为,收入的认定属全国性难题,我市相关部门目前尚无有效手段对申请家庭的收入状况进行准确认定。划分过细,审查手段难以满足需求,将直接影响分配公平。”徐志勇解释说。
        经济适用住房:申请家庭人均月收入低于(含)920元的计10分;家庭人均月收入高于920元计7分。限价商品住房:申请家庭人均月收入低于(含)1864元的计10分;家庭人均月收入高于1864元计7分。该条款中的“920元”为2010年度市内七区最低工资标准,“1864元”为2009年度青岛市城乡居民的月均可支配收入。
        第二部分是附加分,主要是依据申请家庭取得登记资格时间进行加分,每满一年未配售住房的加2分。主要因为,一是依据国务院办公厅 《关于保障性安居工程建设和管理的指导意见》(国办发[2011]45号)规定,“经审核符合条件的家庭,市县人民政府应当在合理的轮候期内安排保障性住房”;二是申请的先后顺序可以部分反映申请家庭解决其住房困难的迫切程度。附加分设定了最高分值为10分,主要是尽量避免部分家庭为了等待、挑选位置好的房源而不去申购其他住房情况的发生。
        “在研究确定计分规则中基本分选项时,我们考虑了涉及申请家庭基本情况的诸多要素,力求能够准确反映申请家庭的应保障程度。但在论证过程中,我们发现,一是部分要素依靠现有手段难以进行准确认定,例如对家庭财产的认定;二是若涉及要素过多,部分易受人为原因影响的要素会增加保障资源分配不公的风险。因此,我们本着既能够综合反映申请家庭的应保障程度、又能够充分发挥现有核查手段作用的原则,确定了计分规则中的基本分选项。”徐志勇表示。
        听证代表发言 赞成打分法占绝大多数
        第一个发言的代表曲永亮今年48岁,他去年提交申请限价房,已拿到限价房准予登记通知书,他认为计分的方式更加合理,更合民意。第二个代表张英也表达了同样的看法。此外朱磊、黄玉芹、韩春田、赵秋菊四名代表也表达了类似的想法,希望保障房政策能向中老年家庭倾斜,因为相比年轻家庭,中老年人的经济能力、就业能力更差,且上有老、下有小,需要照顾方方面面,负担更重,因此支持综合打分制。记者注意到,这6名全力支持综合打分法的市民代表年龄均在45岁以上,其基本代表了中年及以上申请家庭的看法。
        “我和老婆是再婚的,两人都没有房子,都已经过50岁了,我是交运员工,因为身体不好退到后勤部门了,工资两千多点,对象退休金一千多点。前不久我做了个腰椎间盘突出手术花了不少钱,在这种情况下还要照顾老的,非常困难。”今年53岁的朱磊说。
        52岁的黄玉芹已退休,丈夫1994年下岗后一直打零工,收入不稳定,一家三口一直和婆婆住一块儿。“老太太86岁了,身体不好天天需要人照顾。儿子27岁了,睡客厅打地铺。房子太小太破了。”黄玉芹希望通过综合打分申购一套经济适用房。
        韩春田去年已申请过一次保障房,他申请的是洛阳路集中建设的经济适用房项目,尽管他是无房户,进入了公开摇号阶段,但没能摇上。“洛阳路那次共有两千多套房源,我都没申请上,我感觉公开摇号不太人性化,还是打分制好,能真实地反映每家的实际情况,不过关键在于操作,希望操作更透明。”韩春田说。
        与这些代表意见不同的是第三个发言的代表孙红铁,他今年26岁,目前从事贸易工作,幼时跟着父母全家从潍坊来到青岛,目前父母在四方区有个老房子,他和对象刚刚领了结婚证,但还没办婚礼。他告诉记者,他目前一个月工资1500元,加上奖金等不到2000元,对象情况和他差不多,目前根本不敢想买商品房的事,就算是申请经适房,不到10万元的首付他们也拿不出来,需要父母支持。对于电脑摇号和综合打分法,他更倾向于电脑摇号。在打分制中年龄占比分值过高,这对年轻人太不公平,希望能适当降低。随后他也表示,不管采用哪种方式,都应该更加公平,照顾和支持年轻人。
        打分法更全面更人性化
        本报记者孙静芳是第六个发言的听证代表。昨日上午本报开通了关于保障房政策的交流热线后,在短短三个多小时内接到了30个市民来电、28封电子邮件,其中54人支持综合打分法,但他们对打分的细节提出了很多修改意见,仅有4人表示更支持电脑摇号法。带着市民的意见和建议记者现场阐述说:“从字面上看,电脑摇号法和综合打分法是两种不同的方式,但其实两者并不冲突,当前的公开摇号法,是在按住房困难程序排序后,以多出房源20%的比例确定候选者,然后再以摇号方式确定正式入围者及选房顺序。而此次综合打分制,只是在此前单单按照住房困难排序的基础上增加了收入、年龄、人口状况等内容,来综合反映申请家庭的实际困难,这与此前方式相比要更加全面,更加人性化。另外,目前我市廉租房申请时,都是综合住房、人口、收入等各方面条件来排序,已有多年成功经验,移植到经济适用房、限价房上来说也不会是一件很困难的事。综上所述,我支持综合打分法。”
        加大公正公开公平力度
        各方意见
        此外还有多名居住在团结户、单位自管公房中的市民提出切实解决他们的住房困难问题,在综合打分上向他们倾斜。另有市民建议所有申购者的分数在网上可以查询,并能知道自己家庭的分数排在什么位置。这样可以在申购时做参考、取舍,避免扎堆,提高成功率。还有市民指出,建议在每次公开房源申购前统计出各家庭的分数,允许取得登记资格家庭查询,了解自己的希望有多大,避免计分出现差错,避免申购的盲目性。
        徐志勇表示会认真听取各方的意见或建议,以便修改完善排序政策。最终是否采用及具体计分方式听证后需报市政府研究决定,然后再对外发布。
        市人大代表麻海东现场发言说,希望有关部门加大公正、公开、公平力度,真正使困难家庭的老百姓能住上房子,让老百姓安居乐业。市政协委员杨钧宝提出“有没有这样一个可能性,既考虑到摇号又考虑到计分制?”市政协委员葛湄菲指出,青岛是一个发展型的城市,有许多外来人口,还有一些非常优秀的人才,他们真的是行业中的主力。但是如果把年龄分值制定得太高,觉得这部分人来青岛后会遇到生活中的种种困难,这也是需要我们去关怀的。所以年龄的分值可以适当降低一些,给他们适当的机会,相对来说对年轻人也会公平。
        市民意见建议解答
        本报记者孙静芳把征集的市民意见和建议带到了会场,市住房保障中心总工程师徐志勇现场给予了较为全面的答复。 年龄分值过高能否下调?
        问:按年龄计分这部分,部分市民感觉35分的总分过高,这对中老年人来说确实是个优势,但对年轻人来说也不是很公平。很可能就因为这块分太低,将导致年轻人申购保障房遥遥无期,因此建议适当降低这部分的总分值。
        徐志勇回复说:采用打分以后,如何合理确定这几个因素的比重很重要。在上一次修改意见中,我们把年龄放到第二位,这次我们吸取了意见,现在的分值,住房和年龄都占有同样的分值。这样考虑到一些年龄大的市民,他们要求原来有一个小房子,几代人住在里面,每次申购,连入围都没有机会,一等等好几年。一些年轻人刚参加工作,收入可能暂时低一点,但是他们的潜力大,他们收入增长幅度也大,通过自身努力,改善住房条件的潜力比老年人要大一些。所以他们的意见是还要优先考虑老年人或年龄大的群体。
        所以我们在这次调整中,设定平均年龄80岁是最大的分值,就是平均年龄80岁,才能得到最高35分的分值。从目前的申请来看,超过80岁的家庭非常少,一般的家庭会略微比最高分值减少得分。我们现在的一万多户经济适用住房和限价商品住房的申请家庭中,80岁以上的有160多户,占的比例不高。60岁以上的比重是10%左右。60岁以上含80岁以上的比例合起来是占到11%,所以从年龄来看,就35分最高分来讲,很少的人会得到最高分。从住房面积来看,只要没有住房,就可以得到35分,所以住房面积还是四项分值中考虑最重的因素。
        收入占比分值能否提高?
        问:建议家庭收入这项分值提高,将住房面积分值减少一点。
        徐志勇回复说:我们是这样考虑的,因为符合经济适用住房和限价商品住房条件的家庭,都是在青岛的中低收入家庭。一些稍微高一点的,不符合条件的,我们通过前期的审核,进不到保障范围内。进入范围内,就符合条件,如果再分得过细,或者占有比重太大,可能因为收入情况的不同,引起太大的差别,而削弱了其他因素的作用。外来人员申请不占优咋办?
        问:一些外地来青工作多年的市民也提出了自己的看法。“我从外地来青岛上大学,户口落在了青岛,好不容易到年限可以申请了,但一看年龄和孩子占的分值太大了,我感觉不应该把这两项占这么大的分值,特别是父母户口都在青岛的,要把父母的房产也考虑进去,要不就太失公平了。”
        徐志勇回复说:实际上我们现在建立的住房保障供应体系,有廉租住房、公共租赁住房、经济适用住房和限价商品住房四种类型。今后我们会大力发展公共租赁住房,公共租赁住房的保障范围,除了低收入家庭以外,还兼顾到非青岛户籍,或者刚刚参加工作的家庭,我们将通过公用租赁的方式解决其住房问题。这些年轻人刚刚参加工作,首付有困难,所以我们建议更多新就业的,包括外来务工的,还有大专毕业生,这些家庭下一步可以通过公共租赁住房的方式解决住房问题。 残疾人家庭能酌情加分吗?
        问:综合计分法中主要考虑四方面因素,但忽视了残疾人家庭,近来有几个残疾人给早报打电话反映,能否额外加分照顾。
        徐志勇回复说:我们在廉租住房、公用租赁住房实行的打分制度上,在确定入围排序的时候,残疾程度作为一个因素已经考虑在内。因为廉租住房和公用租赁住房面对的群体是比经济适用住房和限价商品住房收入更低、更困难的家庭,而很多残疾家庭属于那个层面的覆盖范围、保障群体。所以我们已经充分考虑到残疾人家庭的住房因素。另外,因为购买经济适用住房和限价商品住房需要有一定的支付能力,相对来讲申购家庭就需要一定的购房能力,残疾人家庭在这方面比较困难。为此我们通过廉租房、公租房让他们的问题得到了解决,所以我们在经济适用房、限价商品房上面就没有考虑这一因素。 操作中如何做到“三公”?
        问:其实不管采用公开摇号方式还是综合打分制,大家最关心的还是如何做到公平、公正、公开。请问征求意见稿后,主管部门将如何实现整个流程的透明化,具体怎么做?徐志勇回复说:如果实行打分制,要做大量的工作,因为打分制涉及的每个环节都需要严格把关,住房情况、收入情况、年龄包括家庭成员,都需要我们一项项审核。因为每一项因素都会涉及到具体的分值,以致影响排序,所以每一项都会严格审核。这方面,一旦综合打分法实施后,我们将会同市有关部门加大审核力度,进一步提高审核的准确率,提高审核质量,确保通过综合排序打分,真正体现困难优先的保障原则。
        来源:青岛早报

中冶置业(青岛)有限责任公司   电话:+86-532-83107901   传真:+86-532-83107900
网站建设:中企动力 青岛   《中华人民共和国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编号:鲁ICP备1001923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