诸城市英丰机械配件有限公司

奶糖

2011-11-29 16:12
  我斜倚着冰凉的水泥电线杆,两只眼睛不断地左右转动着,扫过集市上忙碌的人群,最后眼睛定在了左前方一个猪肉摊处,摊前有一个人在买肉,摊主殷勤的为顾客挑选每一块好肉,终于谈好价格,摊主从他那满是油污的黑布袋里找零时,一元钱,整整一元钱顺着布袋边飘落下来,落在了摊旁的电线杆处,而……摊主并没有发现它,我快速的环视一下四周,没有人注意到它,它孤独的躺在那儿,我用手不停地抠着电线杆的缺口处,一小粒一小粒水泥飘落下来,我想要它!终于,我鼓起勇气,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走过去,一屁股坐在了钱上,然后用身子靠住电线杆,抬头仰望天空。
  天空的白云像一团团棉花糖一样蓬松,它们来回浮动着,太阳已经开始偏西 ,那棉花糖般的白云也镀上了一层金边。我要用这一元钱买什么呢?我要买10支铅笔,就是那种印着熊猫图案的那种。不好,我还是买10个气球吧,鼓足气吹起来它们多好啊。不行,气球一会儿就碎了,还是买……我就那样在太阳底下寻思着自己要买什么东西时,邻居伯伯走了过来,我看见他立刻就脸红了,只觉得血液直往脸上涌,耳朵嗡嗡,脑中一片空白,我下意识的把屁股紧贴着地面向后挪动着,不自然地用手搓着吃饭时留在裤子上的油渍,低下头望着灰黄的地面,但他似乎没有看见我便走过去了,我终于吁了口气,刚才紧绷的神经松弛下来,心脏跳动也开始虚无缥缈了,但松弛下来的神经很快又绷紧了,刚才我在挪动屁股时候,钱会不会被扯碎了呢?我开始不安地晃动着身体,想看一下屁股下的钱,但又害怕让摊主看见,于是我就像个热锅上的蚂蚁一般,焦急地等待着夜幕降临。
  当太阳终于消失在村西头的地平线上时,摊主开始收拾东西准备回家了,我激动地看着他渐渐走出我的视线,然后快速爬起,拿起那一元钱,雀跃着奔向村北的小商店,甚至忘记拍掉裤子上的尘土。当我紧紧攥着那张被汗水打湿的一元钱站在商店中央时,我已经决定买什么了,那是我梦寐以求的甜食——奶糖,看着小朋友们用手夹着乳白色的奶块吮吸时,那是我最煎熬的时候。我递上那一元钱,换来了两块奶糖,整整两块奶糖。
  我用手轻轻托着糖,借着商店窗口投射出的微弱灯光凝视着两块奶糖,奶白和天蓝色混合的包装纸上印着一只可爱的大白兔,我强咽着不断在口中泛起的口水,轻轻打开包装纸,一股淡淡的奶香味直钻鼻孔,圆柱体状的奶白色糖块裹着一层薄薄的透明的糖膜。我用舌尖轻轻舔了舔那层膜,它无滋无味,只是在我唾液的滋润下迅速融化,像一层轻纱轻而快地掠过舌尖,只是它稍有粘稠感,那层膜很快消失了,糖体也便毫无保留地出现在了我的舌尖上。甜,真甜!一股醇香的甜味直窜入嗓子,那股甜带着奶香味在我口中久久荡漾,它比高粱秸还要甜咧!香甜味刺激着我,我口内的口水大量的涌动,我捏着糖,把一端放入口中,使劲的吮吸着,那香甜味伴随着口水一起咽了下去,浑身都散发着甜味,最后糖被吮吸的只剩一个尖尖的小小的糖棒了,我无法再捏住它,就把糖放入口内,那尖尖的一段带着奶香味轻轻划过我的舌尖,在唾液的侵蚀下迅速融化,满口甜液随着“咕噜”一声划入嗓中,但那香甜味却依旧留在口内,口壁上,牙齿上,舔一舔都会有香甜味,甚至嘴唇上都还附着那股无法散尽的奶香气。
  我就站在昏暗的灯光下慢慢地细细地吃完了那两块糖,才带着满腹的满足回家。那以后,我吃过无数颗糖,却再也没有一颗像那两颗那么香甜,如今咂咂嘴,依然有股香甜味溢满口中。
  爱彼岸 郭晨

中冶置业(青岛)有限责任公司   电话:+86-532-83107901   传真:+86-532-83107900
网站建设:中企动力 青岛   《中华人民共和国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编号:鲁ICP备1001923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