诸城市英丰机械配件有限公司
/
-
绯歌如昔,再见时眉眼依旧

绯歌如昔,再见时眉眼依旧

2012-07-31 17:18
  绯歌如昔,再见时眉眼依旧
  ---爱彼岸 郭晨
  越近的事情越容易忘记,越久以前的事情反而越是记得,这是初老症的第一症状。眼下很火的一部电视剧男主角这样说。
  很悲哀,我具备第一种症状。
  很多最近发生的事情,只不过一转身,甚至一眨眼睛,就可以毫无留恋的抛到九霄云外,而那么多久远的事情,却排着队,越来越清晰的从脑中冒出,我在电脑前这样对宝琪说。
  她回复的速度很快,简单明了,三个字,直中要害:你老了!
  你瞧,她说的跟男主角的话很吻合,可是我依然不肯承认,自己就这样老了。
  我明明记得自己刚刚穿着雪白干净的棉布长裙在阳光下的校园笑着跑过,也记得自己刚刚经过那个体育系英俊的男孩子前勇敢的偷偷瞟了他一眼,更清楚的记得自己刚刚在自习室为了学分拼命背马哲邓论和毛泽东思想,我刚刚还是那朵对着太阳笑,天天向上的祖国花朵,怎么可能就这样变老了?
  电脑那边又说,因为失去,所以才记起。
  我突然觉得有点悲伤,不是因为自己初老,而是因为她身上弥散出的夹杂着沧桑的成熟气息。
  我没有告诉她,我其实也越来越清楚的记起我们的童年。
  我记得我们跑过的每一个山丘,绿色柔软的青草轻轻撩动过我们的脚趾,有些瘙痒有些调皮。我记得我们趟过的每条小溪,清凉的溪水跳动着抚摸过我们的脚背,有些凉又有些欢喜。我记得她圆圆黑黑的脸,我记得她小小的常常眯起的眼睛,我记得她肉肉的温暖的小手,我记得她铜铃般的笑声。
  我一直不肯去她的空间看那些记载着她或许幸福,或许惆怅的照片。我怕那些照片会惊扰我心中那个纯真的女孩,那个会说,“你是姐姐,我是妹妹”的孩子。
  是不是十年未见了?我问。
  她没有回答。
  也许在哄孩子,也许在照顾老人安寝,也许在打扫卫生,也许……我给这个被拐卖十年,孩子已经六岁的二十五岁的母亲设想了无数个可能。
  姐,稍等……半天后,她回复。
  那一刻,我感觉时光倒流,心里回复着童年之时面对天地世间时的那种天真荒芜。我抱住自己的双臂,此时却分明地听到了时间的流动。刷刷有声。绚丽着旖旎着,却也如此的无奈着悲切着。
  嘿,姐,其实我很幸福。电脑那边回复。
  她越来越有自己的思路,呵呵,不按套路出牌,我有些无奈的笑笑。
  你知道吗?你们每个人都以为我被拐卖,人生充满了悲哀,可是我的丈夫结实朴实,我的公婆慈祥善良,我的女儿懂事乖巧,除了没钱,我们什么都有,可生活总是会好起来的,我很高兴我能联系上我的父母,甚至联系上你,我们的生活正在好起来,我们今天会有电脑,明天就会换大房子,后天就可以开车,就这样,生活会一点一点好起来,你如果想拥有太多,反而会失去太多,所以我很满足,你说,对吗?
  有些话突然就像一束强光击中了我内心最深处的灰暗,原来物质是冰凉的,堆积的时候,感觉拥挤,却依然无法填补。我开始怕失去,开始觉得空虚,原来不过是有些不需要的东西占据了太多的空间。
  谢谢你。我说。
  有时候,让一个人开始懂得就是那么简单,不需要洋洋洒洒的长篇大论,不需要煽情落泪的前车之鉴,只是一个懂得珍惜懂得感恩懂得满足的人,一句温暖的回答,就足以让你忘却追逐太多绚丽繁华而留下的空洞。
  要不要见个面?她问。
  我笑,当然。
  你猜,我会不会比你更老?
  当然不会。
  为什么,她问。
  因为你是一枝太阳花,妖娆盛开,安静绽放。你是恰好的暗香浮动,淡淡惠染着芳华半世。我相信,绯歌如昔,再见时你眉眼依旧!

中冶置业(青岛)有限责任公司   电话:+86-532-83107901   传真:+86-532-83107900
网站建设:中企动力 青岛   《中华人民共和国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编号:鲁ICP备10019236号